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凄凉的妹妹

凄凉的妹妹

时间:2018-08-21 我早听说我有一个妹妹,在隔了许多山的那边。
好多年了,我总没有见着她,也不知她长得怎么样。其实她来过我家几次,过年的时候。但每次都因我出去拜年,没碰上。
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十岁了。我刚从舅舅家回来,厨房的灶前坐着个女孩子,穿着粗布花衣裳,干干净净的。
妈说:回来了,回来了!小凤,他就是你哥哥呀。接着对我说:你总算回来了,小凤一直盼着,没见着你不肯回家呢!
我听了又惊又喜:她就是小妹吗?小妹过来,让哥哥看看你!小凤却非常害羞,脸埋在胸脯上不肯抬头。我坐到她旁边,问:小凤,你真的等着我,不肯回家吗?小凤脖子都红了,埋在胸前的头点了一点。
拉着小凤的手到外头玩,一会小凤就跟我熟了,虽然不说话,总跟在我旁边,对我很依恋。
院子里堂弟他们放鞭炮,小凤捂着耳朵,缩到我怀里。我就搂着她,闻到她身上热热的香气,我问:小凤你喷香水了吗?她摇摇头,我想是太阳晒的。
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,我拿了本武侠书,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小凤就坐在我腿上,头在我的下巴上挨着,我贴着她的额边看书。小凤安安静静地坐着,看见的人都说她跟我亲。
我那时读高中,在县城里上学,村里人就把我当文化人了。小凤也很崇敬我,有时就好奇地问一些事情,我一边看书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跟她说话。
太阳晒久了,身上暖洋洋的。两腿间,我的东西无意中竟硬了,长长的一根耸着。我怕碰着小凤,抱着她挪了挪。一会儿,小凤坐得太靠前,不舒服,竟更往后地坐到我怀里,小屁股在我的东西上面坐着,压得我好舒服。
我看了看她天真的小脸,眼睛安安静静地向前望着,知道她不懂事,也就任她坐着。
最难挨的是她坐累了,挪动小屁股,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就从那儿传来,弄得我脸热辣辣的发烫。有一次,她嫌下边顶着不舒服,竟伸过小手来,隔着裤子,将我的东西拿开,吓了我一大跳。
小凤要回家的时候,哭了。直到我答应每年春节在家里等着她,才依依不捨地走了。
小凤是我父母最小的女儿,在医院里生下的。父亲不想要,往尿桶里扔,被病房里的一个山里人拦住,要去当女儿了。
我家的姐妹太多,已经送出去三个了。农村里女孩子不值钱,命苦。
两年后我考上大学,每年春节回家,就不停地到同学家喝酒、聚会,自然对小凤失约了。直到大三那年,小凤在我家等了五天,终于见到我。
几年不见,小凤已长成半大的姑娘了。眼睛大大的,脸儿水水的,身子窈窕,到我耳边。
小凤依然跟我很亲,直埋怨我对她失信,嘟着小嘴快哭了。我答应给她写信,才哄得她又高兴起来。
小凤兴奋地跟我比身高,脸擦在我脸上,柔柔的。我拍拍她的头,说:小凤长大了!小凤得意地沖我皱鼻子笑。那时我突然发觉我的小妹好可爱。
小凤一点也不知道避忌,和小时一样,老缠人。我在桌子前看书,她就挠我痒痒,我将她的手夹在腋窝下,她使劲挣脱了,两手又来圈我脖子,身子贴在我后背上,咬我的耳朵,吃吃笑。后背上两只小乳软软的一团,真让人吃不消。
不跟她玩了,她就不高兴,说一年到头都见不着,还不理人家。那嘴翘起来,好可怜的样,我就不忍心了。
小凤人长得漂亮,就有好多同村的男孩接近。小凤一个一个说给我听,让我挑,我人都没见,怎么个挑法?
小凤回家的时候,抱走我好多书,她学我的样,爱看书。只在我面前调皮,在家里的时候,她是很安静的。
我毕业了,在城里工作,偶尔收到小凤的信,都是些小孩子的事,也就懒得回。好久一段时间,也不知她的情况。
有一次回家,家里人告诉我,小凤快要结婚了。怎么会这么突然?我一问,母亲就歎气:小凤在村里玩的时候,给同村的痞子糟蹋了,怀了孩子,只好嫁给他。
我的心都给痛僵了。心里直后悔对小凤关心太少了,几次小凤写信要我帮她在城里找份临时工,我一忙,都没有太在意。我常想,要是小凤到了城里,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。
那个成了她丈夫的痞子到我家来,我没理他,除了这样,我还能做什么?她丈夫却因在我这丢了脸,回去找她洩气,经常打她。我听说时,心中又气又恨,却很无奈。
我终于帮小凤找了份工作,小凤却出不来,她丈夫不让。我硬着头皮去她家,跟她丈夫和解了。她丈夫很高兴,不停地跟我喝酒,但小凤去城里工作的事,却死也不放,他当心小凤到城里把他甩了。那时我见小凤瘦了,可怜兮兮的在灶前烧火,心中真如刀绞。
跟他丈夫和解后,倒是有来往了。有一年,我在城里过年。小凤抱着两岁的孩子和她丈夫一起来拜年了。
我和她丈夫都喝醉了酒。我倒在自己床上,小凤扶着她丈夫睡在隔壁。半夜里,我口渴极了,直囔囔。小凤过来了,开了台灯,给我倒水。我喝了水,又倒在床上,小凤关了台灯,路过我床前,我忍不住叫:小凤!
小凤停在那里。我拉了她的手,无力地问:你过得还好么?小凤无声地摇了摇头。
我心中一痛,手上一紧,小凤坐在我床边。我摸了摸她的头发,轻声问: 他对你不好?小凤伏在我胸前,脸埋着,头用力摇了摇。我歎了口气,在她耳边说:是哥哥对不起你。
小凤又使劲摇了摇头。我捧起她的脑袋,微光下,见她脸上无声无息流着泪水,往脸颊爬。我一时胡涂了,亲她的眼睛,吻她的脸颊,以为这样可以安慰她。
小凤在怀里直颤抖,伏在我耳边,压抑地喊了声:哥!身子在我身上一耸一耸的,哭得更厉害。我在她背上轻轻拍着,她的身子在上面好热好软。
小凤转过头,唇擦过我的唇边,就粘在那儿了。我激动得发抖,意识到这样不可以,嘴却蠕蠕的动,终于疯狂地胶着在一起。
小凤大张着嘴,直咬,差点把我的鼻子都包进去了,有一下两人的牙碰在一起,随即舌头就卷在了一块。我越来越激动,掰着她的屁股一用力,小凤整个人都在床上了。
两个人都浑身发抖,我在小凤的背上、屁股上、大腿上、胸上摸着。一边想不可以,一边却更加疯狂。手进了小凤的胸,使劲揉着,她的奶子比看上去的要小,却非常鼓饱,软弹弹的。
小凤喘着气,手也在我身上摸着,碰到了我下边。我忽的一下起身,看着小凤微张着嘴等着,什么也不管了!我狠狠的压上,重重的吻在她嘴上,小凤差点叫出声,我忙嘘了一声,手捂住她的嘴,她丈夫就在隔壁,听见了可不得了。
我的手去解她裤子,小凤同时也来解我的,两个人都那么迫不及待。露出来,我已是硬硬的一根。将她的腿一抬,中间就插了就去,十分重,小凤的整个身子都被往前一沖。停了一下,我就开始一下一下重重的插起来。她的阴道不松也不紧,不是很深,我几乎每一下都能顶到头。天啊,我们兄妹俩简直是天设地造的一双,那种酣畅贴合的感觉前所未有。
每顶一下,小凤都差点叫出声,在喉咙间死忍着。我就一手按住她的嘴,下边一下比一下重,整个床铺都随着动作一晃一晃。几乎没有间歇,一直到最后,我停在里头,疯狂地喷射。完事了,整个身子还在发抖。小凤手指甲陷在我背上,老半天才感觉到痛。
小凤在我怀里,没有声息,一动不动。我就搂着她,感觉她脖子特瘦,在她耳边亲着,剧烈运动后,一颗心还在怦怦狂跳。
这时隔壁一声咳嗽,我一拨她肩旁:快去!她几乎就在同时,身子弹下床,悄无声息地到了隔壁。
她丈夫却醉得一塌糊涂,并没有醒来。我放下心,感觉两腿间粘乎乎,起床去沖了一个澡。回来又躺在床上,做了一件触目惊心的事后,心情却出奇地平静下来。回味刚才那一刻,脑中空空洞洞,身子疲倦,只想睡觉。
听着小凤也去了卫生间。半响脚步声传来,我竖起耳朵听着,她路过我房间到了隔壁。一会却又走了出来,脚步轻轻的,竟进了我房间,接着伏在了我旁边。我低声问:怎么啦?
她贴在我怀里不吭声。我说:可别给她发现了。小凤却更紧地往我怀里缩。我心里一阵怜惜,搂住她,没再赶她,手在她身上轻轻划来划去。她的头在我鼻下,弄得我的鼻子痒痒的,我贴着她的耳磨了磨,轻歎了一声。她却抬起头,找到我的唇,冰冰的,一碰一碰。两只嘴就那样持续着轻轻碰触,永远不够似的。
底下几乎一下就硬了,搂着她的手越来越紧,她的腰都要被我箍断了似的,中间贴着,两头折开去。我的手进了她的腰,下边毛湿湿的,可能是刚才她洗了洗,手就留在下边,越挖越深。
我们一家人的毛都很少,小凤也一样,稀稀疏疏的布在隆起处,阴唇两边几乎没有,滑嫩嫩的。越弄越湿,小凤就咬住了我的肩头。
我说:你来吧。小凤就解下了我的裤子,老半天,我以为她要套进去,却看见她低下头,用嘴含了进去,窗外的月光淡淡照进来,她的头一起一落,牙齿常碰在阴茎上,感觉竟更爽。我轻声问:你替她做过么?她摇了摇头,我感激地按住了她的脑袋。
一会小凤爬上来,贴着我的脸说:哥!我从小就喜欢你。我点了点头,表示知道。小凤轻声说:有今天,我死也不后悔!
我说:我也是,小妹你不知道我多心疼你。
小凤就哭起来,一边哭,一边骑上去,缓缓地动。她的动作很轻,似乎想尽量延长在一起的时间,但快感却一点也没有减弱,一波一波传来。
我快忍不住了,把她翻下身,象第一次一样,重重地插起来,她的水越来越多,到最后吧唧吧唧的声音很响,隔壁肯定能听到,我却不管了,搞的床铺散了架似的直摇晃,最后几下,拿枕头压住小凤的脸,狠狠的沖刺,一抖,精液象机关枪一样,一股一股的喷射,我承认那是我一生中快感最强烈的一次。小凤也一样,久久的,嘴张着,合不上。
窗外越来越亮,天光已开。小凤再也不敢呆了,悄悄回到隔壁。
我很快就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,房间里一片光亮。昨晚的事象发生在梦里一样。夜里虽疯狂,大白天的却不敢面对,毕竟是犯了乱伦的大罪呀。于是躺在床上不敢起来,小凤一家来辞行,我在床上含含糊糊作声。小凤的丈夫很得意,把我灌醉成这样。一点也没有觉察昨夜的事。
不久后,我离开了家乡的小城,与小凤三年中只通了两次电话。小凤说她想出来,可是因为孩子,一直呆在家里。她丈夫越来越不象话,染上了赌博,最近给人打在家里起不来。
也许,哪一天,小凤会自由,生活能快乐起来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