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我和我的邻居

我和我的邻居

时间:2018-06-10 我说的是几年前的事情了。
那是98年吧,我去外地做生意,由于需要长期运作,在当地租了个房子,两室一厅。我的邻居是对年轻夫妻,带一个小女孩,男的是当地的刑警队长,女的是当地医院的医生。男的很威武也很英俊,身高184;女的身高176,可以说很漂亮。小女孩四岁。
其实我当时没什么想法,也不敢。我在别人的嘴里听说他们的父母都在当地市府身居显位,他们结婚的时候场面宏大,非常豪华,轰动当地。其实我当时挺羡慕他们的。
我和他们在楼道里遇到过几回,男的不和我说话,女的就是微笑点一下头。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半年,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事情有了转变。
有一天晚上回家,我正在用钥匙开门的时候,忽然邻居家的大门从里面撞开了,男的从里面冲出来,差一点撞到我,嘴里说着髒话,用眼睛斜楞我一眼,匆匆的走了。
这时门开着,我从门缝里看见女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脸上挂着寒霜,没听到孩子的声音。我迟疑地打开自己的房门,然后关上门从门镜里向对门看,女的依然坐在沙发上沉默着。我一直在屏息静气爬在那看,过了很长时间,女的站起来关上了门,一切又都彷彿静止了。我停止了观看,好像又恢复到平静的状态。
那天的夜里,我听到「咚咚咚」的敲门声,刚开始声音不大,好像很犹豫,那时我已经脱衣躺下了,时间应该是午夜了吧!后来声音逐渐变大了,我披衣起来到门前透过门镜向外看,由于有感应灯,我能很清楚地看到敲门的竟是对面的女主人。
我的心忽的有点收紧的感觉,当时我的思维有点混乱,没有马上打开门。透过门镜看,她的脸有点变形,我忽然不知道该不该开那个门。她又敲了几下,好像有点不耐烦,要转身走了,我立即打开门,她转过身,我们四目相对。
她脸上有点红,嘴里有淡淡的酒气,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睡袍罩在身上。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我说:「真不好意思,这么晚还打扰你。」我赶紧说:「没关係。」
她看着我说:「我在看电视,忽然没图像了,不知是否停电了,你能不能帮我看看?」我说:「好的,我过去帮你看看。」其实我一点电器的知识也不懂。
我还是头一回进她的家,只能用奢华来形容她的家。注意到她的茶几上有空的酒瓶和一只杯子。我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电视机的后面,胡乱扒拉一通,试了几回还是不亮,我想这回糗大了,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这时她也紧贴在我后背看,我忽然低头一看,发现电视机的电源掉在地上。我也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,马上插上了电源,电视机自然就好使了,她好像很感谢我的样子,请我坐一会儿。
我当然不会马上就走,她紧挨着我坐在沙发上,我的心跳得很厉害。她看到我出了很多汗,就说:「你去洗把脸吧!」我擦脸的时候用的是一条粉红色的毛巾,上面还有淡淡的香水味,我想一定是她用的。
我回到客厅坐在她的身边,故意离她很近,她好像也没在意,我们就这样坐着聊天。我问她今天的事情,她忽然变得很忧伤,原来警察在外面有很多女人,这她都知道,也和他吵过,但是由于他们的特殊身份,她不好意思和他闹得沸沸扬扬,劝过他几回,他嘴上不承认,还说她多疑,甚至还打过她,用脚踢她。
说到这,她的情绪有点激动,把睡袍撩起来让我看伤处,我想我当时的血压一定很高,我记得我的脑袋「轰」的一声。她的伤在大腿内侧,紧挨着要命的部位,是有一块很大的瘀伤。她的腿很白很修长,光滑的程度让我至今难忘。
好像为了让我看清楚伤痕,她把腿张得有点开,并指着对我说:「你看他多狠!」我其实用眼睛看她的那个部位,她穿着黑色鱼网状带蕾丝的三角裤,根本包不住她的秘处,乌黑的阴毛若隐若现。
她发现我眼睛看的地方,忽的把睡袍盖上了,用眼睛看着我。我的脸当时很红,没敢看她。就这样沉默了几秒钟,我以为她会下逐客令了,没想到她并没有这么做,继续和我聊。
原来她女儿在姥姥家,于是我的胆子大起来,说了很多安慰她的话,我假装伸个懒腰把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,她好像没在意;我用手指摩挲她裸露的肩膀,滑滑的,她依然没反应。
她问我说:「你冷不冷?」还用手摸了我肩膀一下,我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三角裤。我睡觉的时候一向都是这样的,我还真没注意,而且鸡巴还有反应,把三角裤顶起来了,黑毛都露在外面,但她好像没注意似的,我只好说我不冷。
她说:「晚上凉,我去找件衣服给你披上。」我答应了。她走到里屋找了一会,对我说:「还是你自己进来挑吧!」我心想可能有戏。
进屋后我看她背对着我在衣橱里面挑衣服,我站在她身后紧贴着她,闻着她头髮上传来的幽香,鸡巴直直的弹了起来,碰到了她的臀部,她一楞。我知道我不能躲避了,能感觉她在勾引我,于是猛地从后面抱住她,腾出一只手撩起睡袍褪她的三角裤。
她反抗了,身体挣扎着,嘴却没喊,几乎是在呻吟着说:「别,别……别这样,求你了……」我知道我的选择是正确的,她在求我操她!我几乎撕坏了她的内裤,把它褪到膝盖下,用鸡巴往里顶。
我忽然停止了动作,我看见她的阴部夹着个棉条!她乘着我愣神的工夫挣脱了我,提上三角裤说:「我来月事了,不行,不能干。」我一屁股坐在床上,没说话。
她看了我一眼,转身去了洗手间,洗手间的门没有关。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,我问自己该怎么办?怎么办?这时洗手间里传来流水声,不知道她在干什么。我忽然下定决心:干!不管她来月事没来月事,今天一定要操她!
我几乎冲进洗手间,她正在抬起腿洗自己的阴部,已经把睡袍脱下去了,扔在地上。看见我进来,她停了下来,我上去把她抱起往房间走,她稍微挣扎,脸色粉红粉红的,嘴里胡乱地说:「我今天没来月事,是骗你的。」
我说:「我不管你来没来月事,我今天就要操你!」说完我把她扔到一个房间的小床上,翻身压在她身上,她说:「别,别,这是我女儿的床,我不想在这上面做。」我只好把她抱到他们夫妻的床上,掰开她的大腿想往里进的时候,她说:「我们盖上被子。」我当时想:只要能操她,怎么都行。
我们盖上被子,我的鸡巴已经充血了,她握着我的鸡巴「吱」的一下就进入了她的阴道,她轻轻的「喔」了一声。我已经顾不得怜香惜玉,一下比一下狠地操,她的嘴里发出像是哭泣的呻吟声。我的两只手紧抓着她的两个乳房,她的淫水越来越多,鸡巴和阴道接触的部份发出「啪!啪!」的响声。
大概操了二百多下,我把她翻过来,让她的屁股对着我,我挺着鸡巴从后面继续干她。她默契地配合着我的节奏,阴道里面很湿滑,我的鸡巴畅通无阻,她的头在枕头上扭动,嘴里哼哼唧唧的。
我用两只手扶着她的屁股,看着鸡巴在她阴道里进出,我说:「爽不爽?」她迷离地说:「快干我,别问我……我快被你操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我问:「我和你老公谁强?」她说:「你强……还是你操得我舒服……他快两年没干我了……你操死我吧!快……」
我说:「管我叫亲爹,快说『请爹操我吧』,快!」她说:「亲爹,快操你女儿吧……你女儿的小屄就是让你操的……」我真没想到这个人间尤物竟在我的胯下如此淫蕩。
我忽然把鸡巴拔出来,她顿时感到阴道的空虚,以为我又要操她的前面,刚要翻身,我用一只手扶着她的屁股,另一只手把着鸡巴对着她的菊门就狠狠地捅下去。才进去三分之一她就大声的惨叫起来:「别干那里!太痛了!求你了……拔出来。」
我问她:「你老公没干过这吗?」她红着脸说没有。我心里大乐,那正好,就让我开发你这快处女地。
我没听她的,继续往里挤,到整根鸡巴都进入她肛门里后,随即来回抽插,她由哀号变成了呻吟,嘴里不停地说:「快操死我吧!快操我……大鸡巴……快啊!」我更加卖力地冲刺,她的头摇摆着像发狂的母兽。
我猛地感觉到我的龟头有点要喷,赶紧把鸡巴从屁眼里拔出来,把她翻了过来,她很乖巧地张开了嘴,把我的鸡巴含住为我口交。我看着那美丽得令人不敢正视的脸,小嘴含着我的鸡巴,鼻子「哦哦」的哼着,心里痛快极了。
但我不想射到她的嘴里,我要射到她的阴道里,我又再插入她的阴道。抽送了一百多下后,她的阴道壁开始一鼓一鼓的,我知道她要高潮了,于是加快了速度,大力地干,终于浑身剧烈痉挛数次,一洩如注。她也紧抱着我的背,大叫一声:「啊……」喷精了。
我们后来又干了几次,她给我配了她家的钥匙,说她老公平时基本不回家,让我帮她看着点房子。后来我有点后悔,毕竟她老公是警察,她察觉了,怕我不再操她,便告诉我不用担心,她的后台还要硬。
更有一次我和她在办事时忘了锁门,她妹妹进来了,看见我们的情况楞了半天,转身就走。她也没穿衣服就光溜溜的追了出去,堵在大门口不让她妹妹走,求她妹妹不要让别人知道。我也跟了出去,她妹妹不说话,我也没说话,她妹妹羞得低下了头,刚好看到我仍硬翘着的鸡巴,接着就被她拉回客厅去。
她们在客厅里说了很长时间,不知道说什么,后来姐姐把妹妹推进来,对我挤了挤眼睛,我立即明白了。姐姐把妹妹的裤子脱了,拖着妹妹的手带进他们夫妻的睡房,我说:「我来。」就让她妹妹双手扶着床沿,从后面把她的三角裤褪到脚踝,再将她的双脚分开,从后面姦了她。
没想到她的功夫比她姐姐强,我射精时她的阴道还会一下下收缩夹挤着我的鸡巴,爽得我那天连操了她两次。她的阴毛没有姐姐的浓密,小阴唇也比姐姐的鲜红,但长得没有她姐姐好看。
后来我和她们的关係保持了近半年,到最后是两姐妹一起上,我干一个时,另一个就在我背后帮我推屁股,或用手抚揉我的卵蛋。有时更是两人抱在一起亲吻,让我在她们四条腿中上插插、下操操,两个屄都同时照顾到。
直到去年底我离开了那个城市,才结束这段难忘的经历。不知道后来她们怎么样了?我现在有点想念她们。